绿色足迹 | 百余家金融机构发布2020年环境信息披露报告银行

/ 发布时间 / 2022-06-23
作为绿色金融体系五大支柱之一,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愈发遭到看重。...


作为绿色金融体系五大支柱之一,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愈发遭到看重。

日前,一大量试点金融机构陆续发布《2020年环境信息披露报告》。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广东内兴业银行深圳分行和13家地办法人银行已对姥爷布报告,还有重庆70家银行机构和1家财务公司,与贵州118家金融机构也达成了环境信息的全披露,“两山理论”发源地——浙江湖州36家银行也完成2020年环境信息披露报告和2021年一季度环境信息披露简报编制,正在陆续对外发布。

环境信息披露是金融机构辨别、评估、管理气候环境风险的基础,也是外部透视金融机构气候环境风险的要紧窗口。不只有益于提高自己气候环境风险管理水平,更有益于勉励和促进其更好地充分发挥金融中介用途,将更多资金配置到绿色低碳范围,助推“30·60”目的尽快达成。


已有先行者在路上

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主要参考两套标准,一是遵照人民银行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的《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指南(试行)》,需要详述绿色金融进步概况,剖析面临的环境风险与机会,同时评估经营活动及投筹资活动产生的环境影响等;二是依据气候有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小组(TCFD)出具的《气候有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建议报告》需要,从治理、策略、风险管理、指标和目的四方面进行表述。


东莞农商行《2020年环境信息披露报告》索引

值得一提的是,兴业银行深圳分行初次披露自己部分投筹资活动碳足迹信息,在国内金融机构中是首例。报告选取两家新能源类上市企业为案例,对该行贷款形成的碳足迹进行了测算,结果表明,2019-2020年,该行对两家企业的贷款碳足迹都达成了降低。


兴业银行深圳分行部分顾客贷款碳足迹测算案例

更多的报告则围绕绿色金融整体概况、环境风险剖析、投筹资活动产生的环境影响等话题展开。

绿色信贷是衡量商业银行绿色金融进步状况的最直观指标。可以看到,广东多家银行绿色贷款增速在两位数以上,广州银行和广州农商行绿色贷款规模已在百亿级以上。


金融机构应付气候变化的最重要任务是进行环境风险剖析。依据气候有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的披露框架,环境与气候变化风险带来的金融风险主要分为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两类。其中,物理风险主要指极端天气或环境污染的冲击对财务的影响,转型风险则是指低碳经济转型过程中可能在政策、法律、技术和市场方面产生的广泛变化所带来的风险。总体来看,各家机构已经将环境风险监测纳入风险管理体系,并打造了全步骤的应付手段。

更细化的做法是针对行业拓展重压测试,其中广东有三家农商行拓展了环境重压测试,结果显示不一样的重压情境下,受测企业的违约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这三家农商行也表态将加大环境风险的管控。


从鼓励到强制还有多远?

环境信息披露不只要准时有效,还要高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此前曾表示,准时有效的金融机构环境和气候信息披露,有益于贷款企业愈加看重绿色金融进步,也有益于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投向绿色范围。高水平的环境和气候信息披露,是金融机构做好环境重压测试和风险评估的基础,也是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部门进行相应的风险管理、审慎管理的依据。

就现在发布的环境信息披露报告来看,内容水平参差不齐。对比发现,一些机构已经拟定了绿色金融的进步策略,并细化到治理结构和业务进步的各个层面,但也有一些机构的报告流于形式,表述过于假大空,流于形式。

不过,现在对于环境信息披露的需要还未达成强制性,主要依赖企业自愿在社会责任报告中进行披露为主。此次发布环境信息披露报告的机构多处于六省九市绿色金融改革试验区,这也是试验区先试先行所做的表率。然而最容易见到的披露形式还是上市公司披露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ESG报告),与对绿色债券发行企业相应的信息披露需要。

与信息披露有关的政策需要正在渐渐健全。上交所此前已颁布过有关ESG信息披露的征询建议稿,深交所去年9月新修订《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考核方法》,对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披露状况进行考核,增加了第十六条“履行社会责任披露状况”,并初次提及了ESG披露。深圳于年初颁布的全国第一个绿色金融立法也明确了企业环境信息披露需要。

目前政策拟定的焦点在于绿色金融标准的统一,强制披露环境信息也刻不容缓。日前,安永在发布的报告《双碳背景下中国能源行业转型的道路》中对信息披露有关的政策拟定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鼓励企业打造ESG或绿色金融策略规划,就进步目的、行动计划、考核机制、信息披露作出规划;

二是提升信息披露标准化程度,需要量化指标数据,确保披露信息可比性;

三是加大投资者引导,增强投资者对ESG信息披露关注程度;

四是多部门联合,强化披露信息监督工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