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到来 信托是不是将开启公募年代?基金

/ 发布时间 / 2022-08-05
在2月20日召开了一年一度的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之后,互联网传出一份《信托公司资金信推广托管理方法》,五大要素包含:信托商品一改先前《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推广托管理暂行方法...

在2月20日召开了一年一度的信托监管工作会议之后,互联网传出一份《信托公司资金信推广托管理方法》,五大要素包含:

信托商品一改先前《信托投资公司资金信推广托管理暂行方法》规定的集合资金信托不能突破200人的合格投资者门槛,不再仅限于私募,而可以面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发行公募信托商品,认购起点为1万元人民币;

信托商品将产生新的分类,将资金信托分为资金融通型信托和资产配置型信托;

初次认购私募信托商品的投资者需要面签,且设置了24小时的冷静期;

固收类证券投资信托商品,允许卖出回购方法运用信托财产;

营业额报酬提取频率不能超越每六个月一次,且不能超越基准收益的60%。

自去年资管新规颁布以来,金融业务遭到了很大的冲击,而信托公司却展示了独一无二的加速现象,坊间说法称,现在很多的信托公司都没严格实行资管新规的需要,可能也因此,继投资理财新规、投资理财子公司规定之后,信托也难逃命。

根据网传《方法》来看,其1万元的起点参照了投资理财新规,并且范围设定更宽泛,为公募+私募,不只扩大了范围且门槛较《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方法》低了很多。

公募+私募?犹豫不决

事实上,监管层的态度在2018年8月发布的《关于加大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公告》中已有预示,其在第二点提到,“对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要不同对待,严把信托目的、信托资金出处及作用与功效的合法合规性,严控为委托人监管套利、违法违规提供便利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支持信托公司拓展符合监管需要、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以财产权信托的名义拓展资金信托业务的,适用《指导建议》”。不只通道并未完全关闭,财产权信托也反而在此处予以提及,可能正是由于在资管新规中仅提及“资金信托”好似本次《方法》,其后续补充的方法是不是也意味着监管层在拟定过程的犹疑与博弈?

但后续也有媒体称,这份《方法》并未征求过央行或证监会等其他部委的建议,且信托商品人数需要限制在200人以下。

法律关系紊乱何解?

除去《方法》拟定的信息流出以外,也有说法称《信托法》将面临修改。在国内的金融体系内,基础法律的缺位致使部门规章等行政法规层出不穷,继而不免形成“风向巨变”的金融市场。除去在监管层面的统一与予以弥补以外,在金融市场中内部法律关系的紊乱也成为了长久以来不确定性的核心问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同时也需要平衡现有金融体系,两者夹杂的环境中怎么样把握“稳中求进”这一政策导向的基础,也成为了行业内部每一个人头疼的问题。

资管新规颁布之后的金融市场一度萧条,随后配套的投资理财新规与投资理财子公司都释放出了不同程度的缓慢的消息,此次《方法》的颁布反而扩大了信托范围,面对僧少粥少需要大的市场,是需要在机构间寻求平衡还是让其在寒冬中野蛮成长?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