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净值人群中“新富人群”异军突起的背后股票

/ 发布时间 / 2021-12-28
高净值人群中“新富人群”异军突起的背后近日,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在北京联合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高净值人群结构愈加丰富多元,随着着网络、新能源...

高净值人群中“新富人群”异军突起的背后

近日,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在北京联合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高净值人群结构愈加丰富多元,随着着网络、新能源等新经济、新行业进步迅猛,股权增值效应助推新富人群崛起。董监高、职业经理人、专业人士群体规模占比由2021年的36%升至2021年的43%,而创富一代企业家占比缩减至25%。

“新富人群”超越前辈,是势必的结果,也是需要出现的结果。不然,经济就不会进步,社会也难以进步。正是这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进步,才使得人类不断文明、社会不断进步、历史不断前进的。

而从“新富人群”的状况来看,毫无疑问是新经济、新行业的迅速进步带来的,尤其是网络年代的到来,更让社会财富产生了分裂转变效应,财富的形成速度和变动频率也愈加快,愈加被人目不暇接。今天是首富,明天就大概走下首富神坛,今天是高净值人群,明天也会跌出高净值人群行列,今天还过着相对拮据的生活,明天就大概成为高净值人群,等等,整个社会都是变幻莫测的,人的思想也在不断变化与进步。

人类社会的进步与进步,就是在这种变幻莫测中达成的,也是在如此的变动中完成的。大浪淘沙,是经济社会进步最鲜明的标志,也是最典型的姿态。所不一样的是,网络年代的到来,让这种变化愈加变幻莫测,也让这种变化充满了神秘色彩。甚至有人说,如此的变化,总有一天会把人类带向虚幻世界。

哪个说不是,今天的大家,实质已经走进了虚幻世界。网络上那些形形式式的东西,有多少是虚幻的,又有多少是充满神秘色彩的,还有多少是不真实难分的。也正是由于存在如此的现象,网络对社会财富的影响,也变得变幻莫测。在崛起的“新富人群”中,有多少是站在网络的肩膀上成为“新富人群”的,又有多少是借用网络成为“新富人群”的,还有多少是网络派生成“新富人群”的,都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从正面来看,网络年代的到来,确实为财富增值、为“新富人群”的诞生、为社会进步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忙。社会财富增值那样快,非常大程度上与网络年代的到来是有着密切关系的。离开网络,“新富人群”可能会降低一大块,也不可能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尤其是从8、九十年代起打拼出来的企业家。

从不利的一面来看,网络以如此的速度进步,“新富人群”以如此的效率超越创富一代企业家,还是有一些让人担心的。特别是实体经济,正面临着这部分新兴行业的巨大冲击,脱实向虚的问题,实质并不仅仅是资金,更是人才。那些原本可以在科研范围、基础研究范围、实体产业扎根的青年,不少都在抛弃已经有肯定功底的学业,转向网络、转向金融、转向房产,而不愿再把时间和精力花在科研和实体方面,从而致使基础研究范围出现人才紧张现象,实体经济进步缺少有力的技术支撑,甚至连工人也愈加难找。由于,像外卖、快递等行业,虽然苦了一点,但赚钱多啊,可以养家糊口,甚至可以到小城市买房。而从事基础研究和实体产业,挣不到钱不说,还很枯燥乏味。

假如高净值人群很多从非实体、非科研等范围产生,大多变成所谓的“新富人群”,而“新富人群”中又尤以网络为主,而不是一头埋在实验室和工厂一线的科研职员、技术职员,那样,经济的空心化就会加剧,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和进步能力就会大大减弱。

大家不是说“新富人群”不可以超越创富一代,大家担忧的是,在“新富人群”中,真的从事科研和实体的比率太低,而从事虚拟经济的人数太多、比率太高。经济要进步、要稳定、要具备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就需要以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为主,需要走科研、技术路线。恰恰是,资本是不太对实体产业有兴趣的,他们关心的,是可以通过炒作,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利益。所以,他们喜欢赌,赌网络金融、赌共享单车、赌各种网络平台。因此,这部分方面也就成了造富平台了,成为“新富人群”的制造商。

1